昨天,我们班级行了第23次共修,即复习课三(从第14课《人生佛教在当代的弘扬》到第22课《无尽心灯照大千》)。

  1)舒钰师兄分享了给予身边的人友善、慈爱和光明,就是在弘法。净梦师兄结合最近的工作生活修学,提出两个问题:一是修学与现实生活中遇到冲突,二是遇到事情所学的佛法用不上怎么办?师兄们一起围炉分享讨论。辅导员善莹师兄提出问题:思考自己进入书院的意义、价值在哪里?

  净梦师兄分享感到书院的整体架构都是在培养学员的菩提心。善莹师兄补充,大家有没有感到书院像一个保护罩,保护每一个学员的善缘增长;次第、不间断,法的力量就会越来越强。“我承认我是一个有问题的人,所以我才来书院学习”,真诚地面对自己。

  2) 智生师兄分享,“当你的内心进入观照和觉知时,当下的修行就开始了”。凡夫的心就是一大堆的妄想和情绪组成,挂有一大堆“我”的标签。每天给自己一个固定的时间听闻正法。

  慧勉师兄分享,就自己而言这两单元法义学与不学的区别(即收获)有三方面:一是对人生佛教有了更全面、清楚的认识,也学习到是一个打开心量、弱化我执的过程,和以前学习佛教的世界观拓展心量的意义类似;二是看到师父的整个教法是以空性见贯穿始终的,比如在弘法时讲到“做镜花佛事,水月道场”,用不粘着的心去做,在“义工,最有意义的工作”一课开示书院义工和其他义工的区别是,不是单纯地做事,而是在三级修学的基础上服务大众,是在出离心、菩提心的基础上建立菩萨品质“”,“如果没有出离心、菩提心和空性见的支撑,所做的善事往往只是人天善行,未必能成为菩提道的资粮,甚至会做得执着,做得烦恼,做出种种人我是非”,这是非常值得我们注意的;再是师父指出了没有出离心、菩提心与空性见的前提,若误把人生佛教等同于人生哲理,是对人生佛教的肤浅化、矮化和世俗化。三是学习大乘的发心。师父开示,汉传佛教受文化和社会背景等影响,”很多人学的虽是大乘佛法,但发心还是偏向自利,偏向个人解脱“,自己这一点以前就是特别明显的,也体会到自修生起发大乘的心比较难,而加入修学团体对发大乘菩提心是非常重要的,以师兄们为镜、以法为镜,并有了一个环境去发起、保护和长养大乘菩提心。加入书院之前参加活动时自己很好奇为什么师兄们做义工可以做的这么快乐、愿意“无私”地如牺牲个人时间付出?通过在书院的学习,认识到是因为智慧不够,凡夫的“我”与“非我”对立了起来;想起大学时一个老师(美国人)他说,随着你们越长大、越成熟,会更加理解(understand)这个世界是相互联系的(things are connected),虽然他说的是世间法做学术研究的感悟,但回头去想当时我没有能够取得和老师一样感叹的共鸣,是因我的人生课题经验和认识智慧不够,同样的,今天我看不到佛陀所说的没有二元对立和分别,也是因我的智慧和修行根基不够,和凡夫看不到事情之间的相互联系(即说因缘因果)。而师父在本期法义(《无尽心灯照大千》)的教言,“发菩提心,自利利他”,自利与利他是统一的,也是和之前学习过法义讲到善行不仅是利益当前、今生,也是利益长期、将来、直至未来际相一致的。

  善莹师兄分享,通过修学提升智慧,通过做义工检验修学、提升慈悲心。聆听培养自己的“定”,随喜他人时也是化解我执,拓展心量。

  智习师兄分享了应注意自己佛弟子的威仪,慧康师兄分享了跟着法义视频抄写下来的心得,叶子师兄分享了做义工的欢喜和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