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根门头修的关键是提起正念

  佛陀开示十二因缘法,是为了让我们明白生命是如何轮回的,又是如何获得解脱的。从果推因,找到了十二个因果环节,形成轮回链条,其源头是无明。从因上解扣,从破无明下手,因无则果无,即可从轮回中得以解脱。如此则可看到生命的希望,修行的意义,让我们有信心遵循佛陀所走过的道路,知苦乐法,依法离苦,获得究竟解脱的涅槃之乐。

  在十二因缘中,名色与识是互为因果的。就是说名色缘识,有识的投胎才有名色这个生命体;但生命体在具足六入后的触、受、爱、取、有的过程中,又会形成新的识。而这个新的识,以无明为基础则形成轮回之因,若以智慧为基础则是出离轮回之修行。这种修行的入手处即是六入。也就是说在起心动念、一言一行上,如果保持正念,即是戒定慧三无漏学的修行,如果不知不觉,则又落入了轮回的轨道。可见,从六根门头起修,犹如在身口意三业上,分别安排一个守门员,而守门员的名字叫正念观照。

  在生活中如何运用正念守护三业?以早上起床为例:我定闹钟是早上4点50起床,这时念头上总有两个我在较力:正念说该起了,贪念说可以再睡一会儿。如果提起观照,知道是贪睡的串习作怪,知道早起是对治这种串习的,就一定可以起床。如果只有想再睡几分钟的念头,没有提起正念观照,这个守门员打瞌睡了,结果一定落入凡夫串习。这样,即便每天都不得不早起,但在对治贪睡习气上是没有作用的。一旦条件允许,一定会恶补大觉而被打回原形。

  由此想到,平时在他人说话、做事时,内心往往不由自主生起评判和好恶之心;听到不同意见时,总是内心不爽,本能地去找借口找理由自我辩护;别人的穿衣、吃饭、走路、坐姿、习惯、爱好、为人处世的方式等,都会因为不符合内心的设定而生起烦恼。可见,如果没有智慧(正知见)的观照,我们会时时处处把外境当作我的烦恼之源,为此生出怨天忧人之心,责怪他人,随喜自己,结果强化我执,走向修学的反面。

  在我们今生的身口意三业中,是让我们的识趋向解脱,还是为轮回加码,这一切取决于我们自己。当期法义告诉我们,想求解脱只有善护三业,善护已心,这对未来的生命尤为重要。正念会让我们的道心更为坚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