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本次学了导师与闽院毕业生谈谈心——我的修学经历,我了解了——

  第一,导师于1984年毕业,是中国佛学院第一届学生。然后到了广化寺圆拙老法师成就,在小南山学律,同时在佛学院教学。

   

  第二,教学的过程中,导师发现了佛学院教育存在的一些问题。第1是:所学不成体系、庞杂,使学生修学不利。第2是:所学是从书本到书本,没有落实到心行,难以为日后学修奠定基础。我也是这样的,盲修了10多年。就是因为没有一个体系的学习(东学学、西学学),非常没有效果,导致了法是法、我是我,完全没有把理论用到心行上面。当烦恼、困惑的时候,烦恼还是烦恼,困惑还是困惑。

   

  第三,导师从1992年开始弘法,在弘法过程中发现,民众对佛教误解很深,认为是封建迷信和糟粕。有心学佛法的善信,多数是没有教理知识的。我就是这样的,当时就知道初一、十五去上香、礼佛,然后求佛祖保佑,求观世音菩萨保佑,求阿弥陀佛保佑(求财,求平安求,身体好)等等。这些就是因为我没有一点教理知识,所以让别人感觉像迷信。现在想想,也是很惭愧的,因为让寺院成为重灾区(上劣质香导致的烟雾)也包括我,理论基础为零,东学学西学学,根本不知道怎么学。于是,导师开始弘扬人生佛教,以“人成即佛成”为目标。“人生佛教”理念是由太虚大师率先提出的,但是渐渐地,导师发现社会上又出现了佛法“鬼神化”、“世俗化”的现象。导师开示说,佛法的重点不是在书本,不是在寺院,而是在每个人自己的心,要有菩提心,空性见,不能偏离出世解脱的核心,如果不是以解脱为目标,不是佛陀设教的本怀。当时的我,也只知道跟着老菩萨们去念佛号、放生,知道人死了之后可以往生净土。但是导师通过人生佛教的弘扬,告诉我,如果能把我的烦恼解除,当下就是净土,不必等到死后再去净土。所以我觉得导师的开示就是国际水平,导师就是我学习的楷模.

   

  第四,是对汉传佛教的思考。其中谈到了基督教不过一本“圣经”,而佛法却是“三藏十二部经典,八万四千法门”,为什么影响反而不如它们呢?因为佛教的传播还停留在传统的方式上,未能建构起让现代人耳目一新、并乐于接受的模式。所以导师提出,作为一个完整的修学体系,应该具备五大要素“皈依、发心、戒律、正见、止观”。其中前三项是各宗修学的共同基础。唯有具备这些要素,修学才不会产生偏差,同时也能避免“得少为足”的弊病。

   

  第五,是导师在第一届“世界佛教论坛”发表的“一个根本、三大要领”。只有“一个根本、三大要领”,才能让佛法健康地传承、传播下去。而我有缘进入三级修学、值遇导师,有幸安住三级修学两套模式中学习,觉得非常难得,也是我多生累积的福报,我要好好地珍惜,端正学习态度,熟练掌握18字方针、八步骤三种禅修等学习方法,依教奉行,以前刚上同喜班还会去大殿上早晚课,有时候还会诵经,有师兄不让我去,我当时是很抵触的,现在明白了为什么不建议去做这些,对于早晚课的内容我理解多少?经文的意思我能理解多少?师兄之所以这样对我说就是让我抓紧当下时间学习,完整准确透彻地理解每课法义,打好教理基础。我要好好向那位师兄忏悔, 真诚检讨自己在同喜班的种种不真诚不老实的做法,就是无明,我执的表现,现在我要依教奉行,努力做到:师喜作,不喜者息止。

  弘扬佛法不仅使我个人得到解脱,使自身得到成长,还要服务社会大众,利益众生。现在我承担了辅助员义工,不久要承担辅导员义工,边学习边承担,也是一个传承、传播三级修学、服务大众的方式,同时也可以让新学员学会使用、落实三级修学的两套模式。我一定安住在三级修学中,用我剩下的余生乃至尽未来际追随导师弘扬佛法,让佛法健康地传下去。感恩三宝 感恩导师 感恩三级修学 感恩所有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