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我们从出生到死亡所经历的过程,包含生活、生死和生命。生活是生命的表现形式,生死是一期生命的开始和终结,生命才是人生最本质的东西,每个生命都是带着独立的生命信息来到这个世界的。
  以前的我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尤其在上学阶段,自己会因为成绩的起伏而心生烦恼,也非常羡慕那些学习轻松、且成绩优异的同学。工作以后,看到那些学习成绩不理想,学习又不用功的学生就会忍不住劝说,然而,我发现对于大多数人,说再多也是徒劳。
  不知不觉,教育中的挫败感在增加。苏轼曾说过,“书到今生读已迟”,因为在阿赖耶识中储藏着无始以来的业因,所以我们每个生命的起点都不相同。知道这点后,自己反而有些释然,同时也认识到此生努力的紧迫性。济群导师说,学佛是真正意义上的生命工程。因为学佛的过程,是生命从缺陷走向圆满的过程;是生命从烦恼痛苦走向解脱自在的过程;是从认识生命到彻底改善生命的过程。各位书友,你们对此生的生命满意吗?
  对我来说,此生的生命,我首先是充满感恩之情的。我要感恩我的色身、感恩我的父母、感恩我的先生,还要感恩我生命中所有的遇见。
  其次,我也充满着惭愧,因为这种感恩之情是在遇到佛法之后才由衷生起而且越发强烈的,以前则被烦恼迷障着,多的是抱怨,少的是感恩;多的是攀比,少的是知足。
  济群导师说,能够对我们产生最直接影响的就是人生观念,几乎每个人都在它的支配下生活。不知从何时起,我在不断学习的惯性下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高峰,最终拿到了985高校的硕士学位。求学阶段的我很拼命,可以熬夜看书到凌晨两、三点,可以在书桌前一坐好几个小时。那个阶段的我也是非常幸运的,似乎很多事情只要我想,就没有达不成的。所以,那个阶段是“自我”不断强化的过程。
  我的迷惘开始于考上研究生之后,我发现自己的心无法安定下来,对未来很迷惘,对人生的意义无法把握。因为现实与设定之间的差异,工作后的我也不快乐。我虽然拥有在别人眼中很好的工作和单位,但仍旧感觉不到满足和充实。其实在这段迷惘期,我接触了佛法,不过那时的感觉更像是看“鸡汤文”,不过是试着用佛教的只字片语来调心,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观念和心态。
  进入三级修学后,我开始系统、具体地修习佛法,佛法正见也源源不断地流入心田。因为佛法正见,我很少再受到社会上错误观念的引导,比如我对工作的认同感在增加,一向不愿受拘束的我今年申请做了班主任,希望自己能给更多的孩子正向的影响;以前不受控制乱花钱的我,认识到不能肆意浪费自己的福报,在惜福的同时还要培植福报;生活中我减少了使用一次性物品的频率,因为我知道地球坏境与我们息息相关,如果环境被破坏了,我们也将无法生存……
  佛法,犹如一盏明灯,为我照亮了前进的方向,也带给我巨大的动力。我清醒地意识到,自己长达10年的迷惘期度过了!接下来,我会安住于三级修学,用佛法点燃自己的智慧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