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导读

  车窗外,细雨蒙蒙。车子疾驰在马路上,路灯在我的眼前飞快地跳跃。
  这是我第一次做父母学堂读书会的主持人。此刻,坐在车上,一言不发,脑海里不断演练着主持的情景,把主持稿重新梳理一遍。这比开公开课紧张得多。任同行的悟曼同学和耀建同学如何打趣我,我始终紧闭双唇。他们说,没有见过这么认真的我,平时嫌我说话聒噪,现在太安静竟有点不习惯。可是我还是不为所动,紧绷着神经,似乎一张嘴,就如同气球泄了气,没有了希望。
  我的脑海里又跳过几天前的情景。
  “周六晚上了德同学还在县城主持,赶不回来主持父母学堂读书会,你来可好?”
  看到微信上净舟同学发来的一行字,我本能地想拒绝,我不想做一个领头人,我只想做个随众的人。虽然“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我总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打打下手可以,让我做独自承担的领头人我是不愿做的。首先觉得自己没有这能力和时间,不固定地做个分享员可以;其次我觉得做领头的人太累了,不论心理还是身体都要付出太多,哪怕只是一场读书会的主持,哪怕只有一次。
  说到底我是不愿意付出、不愿意成长,这也是我为什么修学两年来还是原地踏步的原因吧。
  可是,我好像拒绝不了。因为上午刚拒绝了她,现在再拒绝,我实在找不出理由也说不出口。于是我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但,不一会儿我就不安了。了德同学主持得这么棒,可是我呢?没有主持经验,也没有和叛逆期的中学生相处的机会,更没有叛逆期的孩子在身边的亲身体验。没有经验,没有案例,我怎么分享呢?如何能主持好呢?如果主持不好,岂不是坏了读书会的名声,断了书友们学习的意乐?这个罪过就大了!我开始陷入焦躁中。
  这份焦躁一直延续到读书会开始前一刻。
  结果在开始的前一刻我释然了:因为下雨,只来了一位书友,还有五位义工老师。当得知这个情况时,我的心底掠过一丝窃喜:还好,人不多,没压力,可以随便说!
  事后,细细思惟,原来这个小小的情绪里却蕴含很多文章:一颗狡猾的凡夫心,一颗贪嗔痴包裹的心。多么可怕,多么丑陋,但又多么真实。为了贪图让自己舒服点,书友少一点竟也欢喜,这是我作为修学者该有的心态吗?与同学们为了接引更多书友走进智慧文化,花各种心思、利用各种方法相比,我岂不是在断他人的法身慧命?
  我思惟为什么会紧张,因为“我”在里面。我把自己看得太重了,我怕自己的表现让这个“我”不满意,不能收获自己的期待和大家的认可,我紧张的是我的存在感、价值感、重要感!
  第一次,我带着满满的羞愧和遗憾回家……

第二次导读

  车窗外,狂风夹杂着暴雨,雨刮器在玻璃上有节奏地划下一道道美丽的弧线,水顺着玻璃流下,好像嬉戏的水娃在雀跃。
  这是我第二次做父母学堂读书会的主持人。此刻,我的心,静如止水,不起波澜。
  昨天和净舟同学的对话情景记忆犹新。
  “要不,明天的父母学堂读书会你来主持,可好?”
  我略一思索就欣然答应了。虽然感冒了,不知道第二天嗓子能不能好,也不知道咳嗽会不会影响讲话,但只要一想到净舟同学的大爱和无私,想到其他同学的付出与坚持,想到读书会的初衷就是为了接引更多的书友认识智慧文化,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定。
  去之前净舟同学发来短信,安慰我不用太紧张,只有四位书友。我会心一笑。我告诉自己,不管多少人,我都不应该紧张,因为我知道我并不是主角。
  一路上,我在心里默默地启白三宝加持,愿更多的书友能参与今天的读书会,更多的家长可以受益,从而认识智慧文化的可贵。
  推开门,我们看到了一桌七八位书友,正在静静地看着书。茶香氤氲,温馨而又感人。我坐下来,抱歉地笑笑,轻松地开启了读书会。
  我时而静静地聆听他们的分享,时而回味他们的经典话语,时而轻轻地说说自己的感受。不再拘泥于固定的形式,由心而发,有感而发。我把自己定位为一名分享者、服务者,更是一名学习者,我全然没有了第一次的紧张和焦虑。
  屋子里洋溢着我们的笑声,轻快舒缓;橘黄的灯光在我们的脸上流转,映着我们的笑脸,花儿般盛开在狂风暴雨的夜晚……
  时间在指尖流淌,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虽然大家都有点不舍,但我们都充满希望,期待下次的重逢和收获。
  我思惟这次为什么不紧张了。因为我的发心对了,不是为了无法拒绝的人情,不是为了演绎完美的自我,而是成为一名服务者!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导师说的“发心对了,做事就是修行”这句话的道理了。
  感恩义工行,感恩同学们让我有成长的机会,不仅收获育儿知识,更让我收获心行的成长!我愿努力践行,让那点刚萌发的菩提芽儿早日绿意盎然,在我的生命世界里闪闪发光!